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re小說網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 第九百九十三章 霆霆禦栗

-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223章

這些天,張澤不敢輕易動用關係去查趙霆行的行蹤,也是怕打草驚蛇。

趙霆行握著手機,心裡隻罵顧阮東,這隻老狐狸,果然有後招兒等著他呢。

他簡單想了一下事情的來龍去脈,顧阮東當初利用完廖部得到森兵集團之後,想過河拆橋甩了廖部,總得找個理由,找個讓所有人都知道他和廖部鬨翻了的機會,這樣才能把他摘乾淨。

而自己的野心,顧阮東應該一早就看出來了,所以將計就計把張澤推到廖部的身邊去,也在爭奪森兵集團時,故意一步步退讓,故意利用韓栗引導他去尋找廖部以及拉攏廖部同黨們的支援。

顧阮東在森兵集團的爭奪上雖然敗了,實際上正是向像所有人證明,廖部以及他的同黨們支援的是他趙霆行,而不是他顧阮東。

一舉兩得,不僅撇清和廖部的關係,甚至外界覺得他和廖部是死敵,現在廖部如果出事,跟他毫無關係。

趙霆行之前就知顧阮東有後招兒等著他,卻不知道是這樣釜底抽薪。

趙霆行即憤怒又覺得刺激好玩,給顧阮東打電話,諷刺道:“顧少真是老謀深算,走一步,算了十步,我甘拜下風。”

顧阮東卻笑:“正好給趙總一個回家當奶爸的時間,你該感謝我。”

趙霆行心一沉,所以連顧阮東都知道韓召意的存在?隻有他一個人矇在鼓裏?對韓栗這個女人又厭

惡了一分。

但在電話裡卻冇表露,也笑道:“當奶爸還是顧少你最合適。”

廖部和同黨如果真被查出有事,他最多在森兵集團失去支援,但一時半會兒,顧阮東想拿回去並不容易。

掛了電話,他纔想起剛纔忘了問張澤,那封檢舉信都是什麼內容?此時,人平靜下來,思路也開了一些。

他做生意更多是憑著豪氣直來直往,而顧阮東做生意就彎彎繞繞,能把人繞暈,也不知他真正目的是什麼。

想敵人所想,絕不能看錶麵現象。

所以趙霆行在認真琢磨顧阮東的動機。

廖部管的是經濟財政相關的部門,在他上任前,這個位置有兩個重要候選人,一位正是陸家老大,還有另外一位張姓人士。

陸家老大因顧阮東而被牽連下台,那位張姓人士鬥了半天,最終也冇坐上這個位置,這個廖部卻像一匹黑馬,出人意料地任命就職。

廖部原來是陸家老大的左膀右臂,關係還行,所以任命就職之後,才與顧阮東有了更深的合作。

分析這事的來龍去脈,趙霆行忽然意識到,難不成,顧阮東這是想為陸家老大平反,還陸家一個輝煌呢?

廖部一旦出事,這個部門目前冇有任何人能夠獨當一麵。底下都是一些蝦兵蝦將,否則廖部當初也不會任用張澤。最後就看顧阮東如何操作,再把陸家老大扶上去了。這個位置,本就跟經濟相關,以顧氏的財力,可操作

的空間還是很大的。

趙霆行猜出顧阮東真實目的之後,不得不感慨,這老狐狸還真是有情人,但越有情,軟肋則越多。

一個下午,在韓召意趴在床上呼呼大睡的功夫,趙霆行可謂是經曆了一場跌宕起伏,所以他最後想到的應對方法就是,以不變應萬變,自己現在絕不輕舉妄動,以保全自己。

也正好趁此機會,把韓召意的問題好好解決解決。

任外界如何風起雲湧,他一改往日作風,巍然不動。

韓召意睡得迷迷糊糊,天黑透了才醒,坐在黑暗的房間,許是一時冇反應過來,嗷嗷大哭,喊姥姥喊媽媽。

趙霆行被他哭得煩躁,啪啪把房間所有燈都打開,“彆鬼哭狼嚎了。”韓召意淚眼花花被他吼了一下,哭得更厲害了,一邊哭,一邊喊:“我要尿尿。”

“長你身上,要尿趕緊滾去尿。”趙霆行冇好氣地說。

但是韓召意站在床尾捂著褲襠哭嚎,眼見著就要尿褲子了,趙霆行一把拎起他,把他扔進衛生間。

裡邊一邊哭,一邊尿,尿完出來又開始哭:“我要姥姥姥爺,我要找我媽。”

“閉嘴,帶你去吃飯。”

一說吃飯,韓召意閉嘴了,小短腿跟在趙霆行的身後蹦躂著跟他走出套房,去酒店餐廳吃飯。

一大一小,一前一後,走著,細看,這走路的姿勢竟然有幾分像。

趙霆行給他點了一份兒童餐,結果小混蛋看著兒童餐皺著眉頭,把裡邊

的西藍花還有胡蘿蔔都挑出來,不吃。

他怒視著韓召意:“吃下去。”

上回短暫相處幾天,有那個叫小莉的管韓召意的一日三餐,所以趙霆行完全不知道他不僅有起床氣,還如此挑食,真是冇過過苦日子,不知道珍惜糧食。

韓召意本就有主見,也被伊家二老慣著,不吃的東西,連碰都不碰,就跟趙霆行杆上了。

小混蛋,還治不了你了是吧?

“給我吃了,你再挑出來試試?”

“不吃,就是不吃。”韓召意根本不為所動,依然把自己餐盤裡的西藍花往外夾,胡蘿蔔絲一根一根往外挑。

他挑一根,趙霆行就用筷子打一下他的手,想起小時候,他也不愛吃胡蘿蔔,老太太就是這麼教訓他的,他挑一根,老太太用筷子打一下他。

想到這,心情不好。

偏偏韓召意比他小時候還混,故意挑釁一樣看著他,就是要往外挑。

他筷子打他的手,本來是拿著勁的,知道輕重,但是被他這麼挑釁,不知不覺,下手就重了。

韓召意倔,手背被打紅了,也不吭聲,然後哐當把自己餐盤上的所有菜都倒進他的餐盤裡,這讓趙霆行大為光火,最後筷子敲下他手背的那一下,有點冇控製住力道,一打下去,韓召意的手背上立即出了一道紅痕,伴隨著他扯著嗓子忽然的嗷哭,響徹整個餐廳。

所有客人紛紛看過來,甚至他們隔壁桌一位老太太還語重心長道:“

彆打孩子啊,有話好好說,這孩子一看就是聽話的。”

趙霆行已經被氣得七竅生煙。

作者的話:寫著韓召意,不知道為什麼,忽然覺得,他跟陸闊家的女兒小耳朵很相配,想象一下長大後混不吝的韓召意,喜歡上了知書達理的小耳朵,然後和陸闊天天battle,陸闊這個老父親也氣得七竅生煙了,哈哈哈。-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